考不到六百不改名

深情即是一桩悲剧,必得以死来句读。

【K莫】鸿鸾禧

*AU 国民党军官K 小少爷眉 一发完
  

   

温度已然开始对上爬了,柯辰此番忘了减衣裳,在阳光下走得有些燠热。

日光透过木叶间的缝隙摇晃着漏下来,给柯辰肩头添上半片婆娑的树影纹饰。影是细碎的,却也韧性,躲不掉。

到了。

柯辰使了把劲儿推开门。这家店的服务应该很好,将进门便有个女娃客气地迎上来,看形貌是这的店员。他慢慢地走进去,在指引的位子上坐下:“我来做一件长褂。”

“不知道老先生想做什么样的长褂呢?穿的人多大年纪,有什么喜好?”

柯辰思绪在这问话中不自觉渡得有些远,半晌才回道:“我给我爱人做长褂,”掌心在膝头的布料上摩了摩,“他六十一岁。”

“好的,”店员在手中的资料册上记了一笔,起身微笑,“您先在这坐一会儿,我们的设计师马上就来。”

柯辰点点头。前面的店员去了,又有个店员来给他送茶,他道了谢,将杯子捧在手里轻轻吹着。

这么多年了,今天才终于能为他做上件长褂。

柯辰抿一口茶水,还有些烫。他放下杯子又摸了摸怀里的布包。

“老先生,”清朗的男声在头顶响起,柯辰抬起头去,迎上一双笑眼,“您好,我是这家店的裁缝兼设计师姜邵,您叫我小姜就好。”

柯辰欲起身,姜邵虚虚将他按回去,自己也在对面的藤椅上坐下:“您给我介绍一下您和您爱人的情况吧。我们店一向做有故事的衣服,希望也能为您做出您最满意的长褂。”
   

一九四九年,初春。

肖府南厢,微风拂面,烛影摇红。

于半珊笑得满脸喜庆,乐呵呵地看着肖奈吐出最后一句:“送入洞房。”

“祝你们早生贵子,百年好合!”这间气氛太过柔暖,他一双狐狸眼也禁不住沾上些喜红,白牙在满室朱影下显得晃晃的。

“去,你才早生贵子!”郝眉回头朝他做了个鬼脸,面上恼着,心中却是实打实地欢喜。

他望向身旁与自己一般着朱红喜服的男人,嘴角不受制地漾出一个笑来。

他与他的爱人,即而将步入喜房。

这是兄弟几个为他们私下筹划的婚礼,头对头翻着黄历仔细择了这良辰吉日,又忙活着订了两套男式婚服。今日在肖府,陪二人立下终身誓证。

肖奈甚至为自己得来一张证书,上头端正书着他与柯辰的名字,也不知是舒通了哪家门路。

“两姓联姻,一堂缔约,良缘永结,匹配同称。看此日桃花灼灼,宜室宜家,卜他年瓜瓞绵绵,尔昌尔炽。谨以白头之约,书向鸿笺,好将红叶之盟,载明鸳谱。此证。” *

今生得良人挚友如此,甚幸。

屋中不知何时只剩下他与柯辰二人,烛光映在对方眼底,铺下一片有温度的光色。柯辰喉咙忽地有些发紧,郝眉噙了三分笑瞧着他,眼梢蕴着月中最醉人的春意。

“我们要一辈子绑在一起啦。”

柯辰垂眼看向郝眉,柔情在此时是万般藏不住的,他低低地应上一句:“嗯,一辈子。”
   

命格却是向来不待人。

四月下旬,柯辰得令,即刻率队南下。

临行前,他珍重地将吻在郝眉额头上印下,又替他理了理码头风吹得微乱的头发:“等我回来,给你带五仁酥。”

“大盒的。”

柯辰禁不住带了笑:“三大盒。”

郝眉也跟着笑了一会儿,继而将头埋进他怀里,轻轻道:“早点回来。”

覆着薄茧的手掌抚上他发顶,勾指顺了顺:“照顾好自己。”

柯辰没有想到,自己这一走便走了三十八年。
 

一九八九年,早夏。

“一直到八七年两岸通行,我才重新踏上这块地。”柯辰坐在姜邵对面,“隔了三十八年。”

姜邵没说话,伸手为他重新满上茶。

“兄弟帮我打听,知道他还住在这座城里。过几天又带了我去见他。”

柯辰探手捧上茶盏,茶气热腾腾的,熏得眼眶也有些发红。

“我看到他了,”老先生被包围在皱纹里的眼睛红红地泛着湿,捧杯的手掌微微打颤。在旁的店员姑娘一声不吭地听着,兀自揩了揩眼角。

“他还在那里。”
   

这里是上海最好的成衣店。

姜邵看着柯辰由怀中小心地掏出一块布包,在桌上摊开。他细细地数出一叠小额纸币,交付了定金。

抬头撞见人眼神,柯辰有些窘迫朝他笑笑:“姜先生别笑话。这些都是这两年慢慢攒下来的,到现在才能来这定做得起一件衣裳。”

姜邵也与他笑:“不会,能为您做这件衣服,我很荣幸。”

 
一九八九年,薄秋。

秋风飒爽,搅起几片簌簌的落叶。郝眉身着新制长衫,由试衣间中缓步走出来。

长衫通身月色,下摆缀了几株木兰,素净中再添几分清雅意味。郝眉虽已过耳顺之年,精神头却尚好,眼神亦是清透的,看在柯辰眼中,仍是那个教他放在心头一时不肯忘的少年。

店员与姜邵即刻围上来,察看长褂上身的效果:“真是合适,郝先生穿在身上,倒自成一派风骨呢。”

柯辰在一旁仔细瞧着,半晌才迟疑地伸手为他抻了抻肩膀,眸子融融地:“真好看。”

郝眉听闻笑开了脸,皱纹在眼角处绽开来,柯辰抬手,轻轻拂去淌过他颊边的一颗泪。

不要怕,人生这杯苦酒,便由我与你一同饮下罢。

附着于你身后的整片光阴,也请允许我共你妥帖收藏。
  

一九九二年,阑冬。

于半珊将手中的节礼搁到地上,起身摁响门铃。

“KO,眉哥!”

门锁啪嗒一声打开,于半珊伸胳膊扯了站在后头的肖奈上前,对门里的两人咧开一张大笑脸:“新年快乐。”

“同乐同乐!”

“嗐,今儿干嘛去,下象棋还是遛鹦鹉啊?”

  
Fin.

1)*段摘自民国结婚证书

2)梗源自纪录片《布衣中国》

3)1949国党败退台湾 1987允许赴大陆探亲

4)名字是瞎填的 因为不知道该叫啥 取自张爱玲短篇集





评论(10)

热度(71)